• English 中國葡萄酒資訊網

    ASC、富隆、桃樂絲、美夏們,外資型酒商盛極一時的“啟示錄”!

    時間 : 2018-08-28 13:05 來源 :  葡萄酒研究 作者 : 阿羅

      作為中國市場上最早的進口酒運營商,ASC、富隆、桃樂絲、美夏等是完成市場啟蒙的“元老”,也淘到了行業第一桶金!作為外資型酒商這個群體,他們有先進的理念和較為成熟的運作模式,并且在葡萄酒文化傳播上成為“引路人”!

      名聲鶴起,一度無人攖其鋒

      ASC:高端餐飲渠道的打造者

    1.jpg

      ASC精品酒業成立于1996年,是最早進入中國的進口酒運營商之一。依靠龐大的高檔酒店資源,成為業內龍頭,早在2012年,ASC的銷售收入就高達14.5億元;2007年ASC在北京、上海建立自己的“藏酒軒”;開創了中國大陸首家專業的葡萄酒拍賣公司;是中國市場上的WSET培訓最早的專業課程提供者。

      富隆:加盟連鎖專賣模式的踐行者

      富隆酒業也是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經營進口中高端精品葡萄酒的運營商。富隆酒業以富隆酒窖、酒屋、酒坊等連鎖加盟店為主,輔以網上商城、富隆酒庫與多城市批發網絡,全渠道開發。2008年,富隆加盟專賣店已經突破200家,覆蓋全國。

      桃樂絲:熱衷于中國酒莊的推廣者

      桃樂絲在中國設立貿易公司是在1997年,在8個主要城市設有辦事處,并有來自14個國家的400多種葡萄酒。桃樂絲熱衷于提供一切葡萄酒產業鏈條服務,并且他是與中國酒莊結合度最緊密的一家外資運營商,與寧夏的很多國產酒莊都有合作。

      美夏:零售連鎖渠道的構建者

      美夏國際貿易公司在上海創建第一家公司是在1999年,得益于其廣泛的業務網絡,美夏的銷售與推廣深入到中國主要的食品與飲料經營商,并與國內知名的酒店集團,零售連鎖企業以及中式及西式餐廳建立了穩定的業務關系。

      ……

      細數這些具有外資背景的進口酒運營商不難發現,他們是中國最早的葡萄酒教育者,在市場引導和普及方面發揮過巨大的作用,而且都曾站在某個模式的巔峰,成為行業的“領導者”!

      成功的理由是相似的,只是過程不同

      從他們的發展歷程不難看出,外資型酒商具有很多的共性,而這也讓他們達到了巔峰!

      首先,基于外資屬性帶來的專業性。必須要承認,外資型酒商的興起,跟他們長期致力于專業的葡萄酒培訓和教育密不可分!ASC是中國市場上的WSET培訓最早的專業課程提供者,并且開創了中國大陸首家專業的葡萄酒拍賣公司,被羅伯特?帕克先生譽為“中國精品葡萄酒進口行業的翹楚”;富隆葡萄酒文化中心正式成為法國波爾多葡萄酒學院的海外合作學校,這也是首家國內獲得該資質的酒商。可以發現,他們都是商業公司,但是又不僅僅限于此。他們在葡萄酒普及中所發揮的作用,使其成為專業性的代表。而這,也是幫他們實現輝煌的最深層次原因。

    2.jpg

      其次,中高端餐飲的資源。葡萄酒剛興起的時候,消費場所更多集中在酒店、會所等高檔餐飲終端。這些外資型酒商本身具有跟這些高檔餐廳的國際化合作,在中國市場上的合作也就順理成章了。比如桃樂絲與凱悅、萬豪、香格里拉、希爾頓等主要連鎖酒店都有過深度合作,也奠定了其在中國市場的基礎。

      再次,掌握著眾多的國際知名品牌。國人最初對于進口酒的認知只停留在拉菲、Penfolds等名莊酒,而這些產品幾乎都在這些外資型酒商的手中。比如ASC最初代理拉菲相關產品、富隆手中有富邑集團十幾款產品。無疑,這些國際知名品牌又給這些外資型酒商做了很好的背書!

    3.jpg

      最后,迎合市場,適時調整戰略,與時俱進。這些外資型酒商的成功并非一成不變,而是針對中國市場發展狀況應時而動。最典型的就是富隆酒業,他在2008年前后,針對進口酒興起,但眾多分銷商卻沒有上游資源和運作經驗的狀況,開放加盟連鎖專賣體系,然后針對加盟商規模大小不一,又推出了酒窖、酒屋、酒坊等不同形式,盡可能多容納加盟商。短短兩年間,其全國加盟連鎖店就超過了200家!外資型酒商并不傳統,正是這種與時俱進,造就了中國進口酒市場最初的輝煌!

      發展受阻,外資型酒商的瓶頸

      事實上,這些外資型酒商并沒有一路高歌猛進,自身固有的一些問題和時代發展的要求,使得他們逐漸沉寂下來。我們可以發現,這些外資型企業的最頂峰幾乎都是2012年!而當年從市場層面來看,這段時間卻是經銷商渠道壓貨,發展停滯,進口酒整體下滑的時期。從2012年之后,進口酒進入到了深度調整期,進口量一改原來每年都過50%的增長,趨于平緩。而經銷商迫于渠道壓貨,也開始廣泛的嘗試商超、煙酒店甚至社區店等銷售終端。造成這種現象有五個方面的原因:

      其一,2013年,中國政府限制“三公消費”政策的出臺,使得餐飲終端葡萄酒消費的比重急劇下滑,依賴于高檔餐飲的這些外資型酒商受到巨大影響!而事實上,這些外資型酒商并沒有在高速發展期完成對于新渠道的嘗試和構建,商超和更下一級的煙酒店和社區店,并不在他們的計劃中。所以,單一的渠道模式,限制了外資型酒商的渠道轉型。

      其二,在中國消費者逐漸接受葡萄酒文化,消費日漸普及的同時,這些外資型酒商并沒有預料到接下來的進口酒市場,將會是一場“全民狂歡”!國產酒巨頭開始接觸進口酒,甚至直接拿走了很多國際知名品牌在中國的代理權;外來資本甚至直接插手到海外收購酒莊;國內運營商嘗試不同的運營模式,給了市場更多的選擇。在這個過程中,外資型酒商的高端產品流失,而其腰部產品推廣在眾多競爭中,已經顯得乏力,市場不再迷信外資酒商,轉而尋求性價比更高的中檔產品。

    4.jpg

      其三,事實上在2013年之后,國內的進口酒市場上,自主品牌開發已經成為幾乎所有酒商的共識!中國市場的葡萄酒消費,在度過了以經銷商品牌代替產品品牌的階段后,對于產品品牌的意識已經覺醒。這個過程中,很多國內酒商著力打造出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進口酒品牌,并投入大量的品牌運作,而外資型酒商,依然堅持多品牌代理模式,沒有跟上這個腳步。可能在他們的認知中,這種做法也不符合公司的整體戰略。

      其四,過多的其他業務板塊限制了外資型酒商的發展。比如富隆在三種加盟連鎖模式之外,開始打造富隆酒膳,這更多是一種餐飲形態;ASC投入巨資和精力打造“藏酒軒”,但后者最終“退出歷史舞臺”。在進口酒運作上,這些外資型酒商是專業的,但是在對中國消費形態的預估上,過多的業務板塊分散了他們的精力!

    5.jpg

      其五,電子商務和新零售等形態的出現,給了中國快消品行業一種全新的終端玩法,而國內的酒商都在積極介入和關注,但是外資型酒商對此卻行動遲緩。當然,這并非是說電商和新零售在葡萄酒日常銷售中占據了怎樣的比例,而是這種位于時代風口上的業態,會給酒商和品牌帶來很多流量,錯過了,就不再有了!這也是外資型酒商發展的一種遺憾!

      應對激烈競爭,讓優勢成為勝勢!

      中國葡萄酒消費正在出現新變化:一方面,依托于家庭年收入的不斷增長,以及城鎮化進程的加速,葡萄酒市場得以持續成長,消費結構不斷升級;而同時,進口葡萄酒中位于金字塔尖的精品葡萄酒卻深陷前所未有的逆勢。所以,外資型酒商可以從三個方面進行調整。

      第一,保持專業性的同時,也要融入中國市場。外資型酒商在自身的專業性方面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現在中國市場逐漸普及,人們對于消費的方式也有更多要求,甚至是逆反于葡萄酒傳統價值的。這種局面,外資型酒商必須要接受!

    6.jpg

      第二,廣開渠道,進行更多新嘗試。外資型酒商發展得益于高端餐飲,但也局限于高端餐飲。現在葡萄酒的消費場所已經轉移,商超和煙酒店等體現了其普及度,而電商平臺也發揮了越來越大的作用,這些都不容忽視!

      第三,向內地市場挺進,不要忽視二三線市場。這些外資型酒商,大多在北京、上海、深圳等葡萄酒消費的一線市場,已經非常成熟,而二三線市場面臨著巨大的機會。因此,外資型酒商必須認識到這一點,提前準備。

      第四,利用國際資源,拓寬產品結構。事實上,這是外資型酒商最大的優勢,他們的國際資源能夠幫他們迅速的找到性價比高的產品,因此,應該從這方面發揮更大優勢。

    新聞評論

      熱門點擊

        最新報道

          加入酒莊列表
          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